您现在的位置:宠物蛇 > 宠物百科 > 文章内容

吴成丰:诗词不难学(连载)

宠物蛇

2019-06-11

吴成丰:诗词不难学(连载)

 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我会逐步把有关诗词格律方面的知识列出来,以供初学者参考使用。   诗词格律  谈到诗词的格律知识,这都是前人研究的成果,我只是归纳性地将之写出来。 关于诗,在此着重谈律诗,因为从律诗兴起以后,诗才有了严密的格律。

唐代以前的古诗是自由体或半自由体,还没有形成格律,因此不谈。

至于唐代以后的古体诗,虽然表面上也是不受格律的限制,但实际上还是有很多讲究,所以不能不讲。 有些人一谈到诗要讲求格律,就认为写诗是很困难的事,还没有去学,就望而却步,这是一种对学诗的自我抹杀。

其实格律的规范也不多,掌握起来也不难。 就如盖房子首先要知道盖房子的步骤,然后才能整理盖房子的材料与动手来盖,坐在那里空想是盖不起房子来的。 写新诗者就属于这种急于求成,而写到老都不能写出一首像样的诗作出来。

所以要想写诗,还是得脚踏实地地学起,学到一点知识,就会积累一点知识,胸中就会多一点才华,写作就能顺理达到成章。

  第一节:韵  韵是诗词格律的基本要素之一。 诗人在诗词中用韵,叫做押韵。 从《诗经》到后代的诗词,几乎没有不押韵的。

就是民歌也没有不押韵的。 在北方戏曲中,韵又叫辙,押韵也叫合辙。   一首诗有没有韵,就是一般人都能觉察得出来。 但什么是韵,在程度上却是很难讲得清楚。 古代没有拼音,一般是以呼出的尾音来定韵,这方面就会产生许多无形的出入。

现代有拼音,对于韵的概念讲解起来就容易多了。 诗词中所谓用的韵,大致等于汉语拼音中所说的韵母。 大家都知道,一个汉字用拼音字母拼起来,一般有声母、有韵母。

如‘中’字,拼成‘zhong’,其中‘ong’是韵母。

声母在前,韵母总是在后,我们通常把韵母相同的字称为同韵字,如‘东dong’字,它与‘中’的韵母相同,所以它们是同韵字。

凡是相同韵母的字都可以用来押韵。 所谓押韵,就是把同韵的两个或更多的字放在同一位置上。

一般总是把韵放在句尾,所以又称韵脚。

如我的一首五绝诗:  门前#8226;五绝  门前路上稀,有女驾轻骑。   一缕披肩发,迎风摆柳衣。

  其中稀、骑、衣它们的韵母都是‘i’,所以它们是同韵字,处在同一位置,就是都处在句子的末尾,在诗中它们是起着相互押韵的作用,充当韵脚的和谐之美。   古人押韵都是依照韵书的。 韵书是由古人制定而出,在诗词人的心中具有共识,大家就都将之用到作品中来起押韵的作用。 所谓‘官韵’,就是由朝廷颁布的韵书,然后推广到文人的写作应用中。

由于历来语音变化比较大,有些字的音韵逐渐被改变,所以用韵方面就又显得比较纷乱。

今人编有《新韵》;宋人编的韵书通常被称为《平水韵》;清人编的韵书又称为《词林正韵》,就是写诗能用,填词也能用的韵,是由《平水韵》简化而来,具有用韵的一定普遍性,在我日常的诗词用韵中,多是采用《词林正韵》。

  第二节四声  四声指的是古代汉语的四种声调。 我们要知道四声,首先就要知道四声是怎样构成的,所以这里就从声调讲起。   声调是汉语或其他语种的特点,语音的高低、升降、长短就构成了汉语的声调,而高低、升降则是声调的主要因素。

拿普通话来说,共有四种声调:不升不降称为平声,也叫阴平;不高不低称为中,也叫阳平;阴平与阳平在韵书里统归为平声韵。

上声是一个低升调;去声是一个高降调;在一般韵书中,都是将上声与去声归为仄声韵。

入声是一个短促调。

在古代韵书中,只分出三大韵部,即平韵、仄韵与入声部韵。 今人韵书中,有很多都将入声韵归为仄声一类,只有平韵与仄韵两大类。   古代汉语也有四个声调,但是与今天普通话的声调种类并不完全一样。

古代的四声是:  (1)平声:这个声调到后代分化为阴平与阳平。

  (2)上声:这个声调到后代有一部分变为去声。

  (3)去声:这个声调到后代仍是去声。

  (4)入声:这个声调是一个短促的调子。 现代江浙、福建、广东、广西、江西等处都还保存着入声。

北方也有不少地方如山西、内蒙古等地仍保存着入声。

湖南的入声不是短促的了,但也保存这一声调。

北方与西南的大部分的口语里,入声已经消失。

北方的入声字,有的变为阴平,有的变为阳平,有的变为上声,有的变为去声。 就普通话来说,入声变为去声的最多,其次是阳平,变为上声的最后少。 西南方言,从湖北到云南的入声字一律变成了阳平。

有些人不喜欢在诗词作中选用入声韵,但我认为,用入声部韵能表达那种特殊的腔调与情感程度,用得好,能使人那种激越与悲切的情感之境展现得更好,所以在具有这种特定的情感之境下,我一般还是选择用入声韵来押韵。 我个人认为,这样会使作品的境界在情感上会体现得更痛快淋漓与酣畅尽兴一些。   古代的四声高低升降的形式是怎样构成的,现在很难讲得清楚了。

依照传统的说法,平声应该是一个中平调,上声应该是一个升调,去声应该是一个降调,入声应该是一个短调。

《康熙字典》前面记有一首歌谣,名为《分四声法》:  平声平道莫低昂,  上声高呼猛烈强。

  去声分明哀道远,  仄声短促急收藏。   这种讲述虽然不够完善,但也能让我们知道古代对划分四声的大概。 当然,在当今来划分就不会这么麻烦,只要根据拼音来划分就可以了。 通常做法是将声调的一、二声归为平声,三、四声归为仄声。 入声为独韵。 对于喜欢写诗的人来说,通常都会买一本韵书,无论是古代人编的还是今人编的韵书,里面对平声、仄声及入声韵都有详细的归纳,写诗时只要根据韵书的呈列来用韵就可以了。

所以今人写诗,相对于古人来说,在用韵方面就容易把握得多。

对于汉字韵脚的归纳,在以后的文章里我将列出来,以供写诗的人来采用。

  第三节平仄  知道了什么是四声,平仄就好懂了。

平仄是诗词格律的一种术语。

诗人们把四声分为平仄两大类,平就是平声,仄就是平上去三声。 仄按字面意思就是不平。 凭什么来分平仄两大类呢?因为平声是没有升降的,音调比较长,而其他三声是有升降的,音调较短。 这样,他们就形成了两大类型。 如果让这两大声调在诗词语句中交错运用,那就使得音调多样化,而不至于单调干枯,读起来就显得和美协调。 古人所谓‘声调铿锵’,就是指由平仄的和谐而产生一种音韵之间的自然吟诵之美。

  平仄在诗词中又是怎样交错着的呢?我们可以概括为两句话:  (1)平仄在本句中是交替出现的;  (2)平仄在对句中是对立存在的。   这种平仄规则在律诗中表现得特别明显。 如我一首七绝诗中有这么一句:  三三两两观光客,  万万千千感慨言。   这两句的平仄是:平平仄仄平平仄,  仄仄平平仄仄平。

  就这两句来说,每两个字一个节奏。 平起句平平后面跟着的是仄仄,仄仄后面跟着的是平平,最后一个又是平。 这就是平仄的交替使用。

第二句与前一句的平仄完全是对立出现的,这方面就称为对句。

当然对句与平仄的规则是相对于律诗而言的,不讲究格律的诗,则没有这么多的规范,相对而言要宽松得多。 至于古人对平仄的分辨我们今人可以暂且不管,今人对平仄的分辨前面我已说过,就是以现代汉字拼音的声调来划分,将一、二声归为平声,三四声归为仄声。

至于为什么,我想是一种共识,也是符合音韵的一种自然归纳。 其实对于平声仄声或入声,在使用时都不用自己来区分,因为任何一本韵书里都做。